第一金融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金融動態 > 正文內容

屠呦呦團隊現突破青蒿素抗藥性難題 中國廠商份額不到1%

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現突破,中國廠商份額不到1%

在青蒿素的原料方面,中國對產業鏈具有絕對的控制優勢。青蒿素抗藥性研究的新突破無疑將給中國本土企業帶來新希望。

中國唯一一位諾貝爾獎女性得主屠呦呦在抗虐研究方面又有新進展。

針對近年來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區出現抗藥性的難題,屠呦呦團隊近期提出應對可行性治療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等適應癥方面取得突破。

瘧疾仍是主要致死病因

2015年10月,屠呦呦因發現青蒿素而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后,對中國制藥行業也是很大的激勵。尤其是在抗虐藥物市場。同時,越來越多的制藥商也尋求通過對中醫的研究來研發出更多現代藥。

青蒿素提取自中醫使用的中藥黃花蒿,是現今所有藥物中起效最快的抗惡性瘧原蟲瘧疾藥。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在極為艱苦的科研條件下,屠呦呦團隊與中國其他機構合作,先驅性地發現了青蒿素,開創了瘧疾治療新方法,全球數億人因這種“中國神藥”而受益。目前,以青蒿素為基礎的復方藥物已經成為瘧疾的標準治療藥物,世界衛生組織將青蒿素和相關藥劑列入其基本藥品目錄。

瘧疾是一種由寄生蟲引發的疾病,已經困擾了人類幾千年,構成重大的全球性健康問題。上世紀70年代,屠呦呦發現的青蒿素,成功拯救了非洲上千萬人的生命。

然而,根據《2018年世界瘧疾報告》,全球瘧疾防止進展陷入停滯,瘧疾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致死病因之一。報告稱:“在2020年前瘧疾感染率和死亡率下降40%的目標仍然難以實現。”最大的技術挑戰是瘧原蟲對青蒿素類抗虐藥物產生抗藥性。

對此,屠呦呦提出了新的治療應對方案:一、適當延長用藥時間,由三天療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療法;而是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經產生抗藥的輔助藥物,療效立竿見影。

中國掌握青蒿素產業鏈源頭

青蒿素抗藥性研究的新突破無疑將給中國本土企業帶來新希望。由于抗虐藥主要用于非洲等欠發達國家,大部分該類藥物都由政府或國際基金組織采購,進入當地醫保系統。因此要被列入采購目錄,制藥商首先要獲得WHO專家的批準才能有資格進入銷售授權名單,這是大部分抗虐藥制藥商面臨的最大瓶頸。截至目前,僅有瑞士的諾華、法國的賽諾菲、中國復星控股的桂林南藥以及小部分的印度制藥企業獲得銷售牌照。

在青蒿素的原料方面,中國對產業鏈具有絕對的控制優勢。昆藥集團(600422)是中國最大的青蒿種植商,該公司向瑞士制藥巨頭諾華等提供抗虐藥物用的青蒿素化學衍生品。早在上世紀80年代,昆藥集團就與軍事醫學科學院合作發明了一種抗虐療法,但是由于當時中國研發和生產能力都尚未達到國際標準,1991年,昆藥集團和軍科院與諾華制藥簽署協議,由諾華在全球銷售前者的抗虐藥復方蒿甲醚片。

但是青蒿素的發現并沒有讓中國本土企業明顯受益。云南昆藥集團副總裁徐兆能曾表示:“全球抗瘧藥及其衍生產品的收入大約15億美元,但是中國制藥廠商的市場份額不到1%,大多數中國本土企業是抗虐藥物原材料青蒿的供應商。”

另一方面,抗虐藥原料利潤微薄也打擊了農民種植的積極性。有報告稱,青蒿價格曾一度低至5元一公斤,比起2005年的22元一公斤大幅下跌。

從A股來看,與青蒿素相關的上市公司包括復星醫藥(600196)、昆藥集團、浙江醫藥(600216)、新和成(002001)、華潤雙鶴(600062)以及白云山(600332)。這些公司在屠呦呦新研究結果公布后強勢上漲。

復星醫藥董事長陳啟宇曾表示:“制藥公司花費了大量的資源在化學藥和生物藥的新藥研發上,但很少有公司受到傳統中醫研究的啟發。屠呦呦的工作證明了中國藥企如果能夠借助中醫理論,將會比它們的全球競爭對手更有優勢。”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