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人物 > 正文內容

劉士余主動投案 從打妖精的變成了妖精

當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正在凝視著你。

——尼采

文 / 巴九靈

昨晚(5月19日)23:00,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推送一則消息: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黨組副書記、理事會主任劉士余同志涉嫌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

正文僅57字,卻在網上引起一陣躁動。

正文僅57字,卻在網上引起一陣躁動。

新聞越短,解讀越多。網上各種議論,從叫不叫“同志”的區別,到“主動投案”與“投案自首”的差別,從“嚴重涉嫌違紀違法”與“涉嫌違紀違法”的不同,再到“配合調查”與“接受調查”的差異,幾乎每個詞都被人用放大鏡端詳半天。

也許對,也許錯,都要等官方進一步公布細節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以下幾個事實:

劉士余是今年第一個主動投案的在職正部級官員,也是第一個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的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委員。

劉士余還是歷任中國證監會主席中第一個因涉嫌違法違紀被調查的官員。

當然,他已經是前證監會主席。但很多人對他的記憶,還停留在他任職證監會期間。從他卸任證監會主席、履新供銷總社至今,不足四個月。

劉士余主動投案:打妖精的怎么變成了妖精?

坐上“火山口”的劉士余

證監會主席不是劉士余人生中職業生涯最長的崗位,但很可能是他最難忘的職業經歷。以中國資本市場的復雜特征及其利益博弈的激烈程度,誰坐在這個位置上,都會像是坐在“火山口”上。

劉士余對此一定深有體會。

綜合其公開表現及各方評價,劉士余一貫低調沉穩、謙虛平和,在任職首秀時不忘向臺下記者拱手作揖。

劉士余“首秀”時向媒體記者拱手作揖

劉士余“首秀”時向媒體記者拱手作揖

但不足一年,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他語出驚人,痛斥“妖精”“害人精”,狠批“強盜”“野蠻人”,一改過去作風,貌似性情大變。

網上演講視頻截圖

網上演講視頻截圖

這番言論表現,讓劉士余成為歷任證監會主席中極具鮮明個性的一個。也因如此,得知劉士余被調查的消息,網上很多人都直接默認事情是發生在他任職證監會主席期間。

這種猜測,和他在證監會主席任上的所作所為有關。

在近三年時間里,“強監管”就是他的口頭禪,也是他的看家招牌。

劉士余在證監會主席任上,以“鐵腕治市”著稱,

當時,他面對的是一個剛經歷千股跌停、熔斷驚魂的股市,市場萎靡不振,投資者人心惶惶。

所以,剛上任劉士余就提出要對股市“全面監管,依法監管,從嚴監管”。 在他治下,證監會查處的案件數量和執行力度都有很大提高,欣泰電氣(300372)欺詐發行案、鮮言炮制奇葩議案事件、長生生物信披違法案以及趙薇夫婦收購萬家文化事件,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數據來源:證監會官網

數據來源:證監會官網

劉士余主動投案:打妖精的怎么變成了妖精?

“放水”的劉士余

與“嚴監管”相對應,劉士余任職期間還不遺余力地對IPO“大放水”。

據統計,劉士余主持證監會期間,證監會審批新股共711只,有段時間保持著一個星期

從好的方面來說,“強監管”是為了整頓市場秩序,維護市場公正,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而加快新股發行則在于治理IPO堰塞湖,為市場引來活水,進而為股市長期繁榮奠定基礎。

但在反對者看來,“強監管”行政干預過度,造成市場噤若寒蟬、人心惶惶,而IPO提速則直接打擊市場賺錢效應,有進無出、有量無質也會導致垃圾股扎堆占坑。一批新股發行后業績變臉,也證明了這種擔憂并非無中生有。

劉士余任期內上證指數走勢

劉士余任期內上證指數走勢

此外,劉士余在任期內,還加強了對股市基本制度的修訂和規范,推出“史上最嚴減持新規”、打擊不分紅的“鐵公雞”等等。一時也是眾說紛紜、爭議多多。

如今回過頭看,劉士余所作所為,如果是著眼于A股的長期發展,并無大錯。但如果是存有個人私心,則其中尋租空間也不可謂不大。

如IPO提速的時候,坊間就有傳言,劉士余給老家江蘇的企業IPO大開綠燈,而從實際情況看,當時新股發行最多的是廣東,其次是浙江,然后才是江蘇。

劉士余是否拿“強監管”當牌坊,借IPO“大放水”中飽私囊,抑或涉及的是其他方面問題,相信很快就能見真章。

劉士余主動投案:打妖精的怎么變成了妖精?

劉士余的“高情商”

劉士余是典型的農村娃兒苦出身,一路苦讀奮斗,終于修成正果。劉士余的老家在江蘇省灌云縣魯河鄉,高考恢復后考入清華大學,本科、碩士、博士都是在清華完成。

2011年劉士余回清華講座

2011年劉士余回清華講座

他就任證監會主席后,曾有記者前往他的家鄉探訪。熟悉者稱劉士余自幼學習刻苦,為人低調謙遜。這倒是符合他的一貫“人設”。讀高中時,半夜遇到不會的物理題目,劉士余還會去敲老師的門求教。有一個細節頗有趣,他有時看到老師手頭有農活,會主動幫忙,只為了讓老師騰出時間為他講解。

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劉士余到證監會任職后,央行、農行系統很多人對他的評價是“情商比較高”。實際上,他那次脫稿講話,痛斥“妖精”“害人精”,事后看來就屬于“情商高”的表現之一。

只要看那幾天都發生了什么事情,就能明白其中玄妙。

劉士余是在2016年12月3日作出這番表述的,而在當天,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也公開指出,保險公司“繞開監管的套利行為,嚴格意義上就是犯罪”,也是這一天,董明珠就“寶能系”可能舉牌格力強勢回應稱,“如果成為中國制造的破壞者,他們是罪人”。

兩天后,也就是12月5日,消息傳出:保監會對寶能系前海人壽采取停止開展萬能險新業務的監管措施,責令整改,并叫停恒大人壽等6家公司的互聯網渠道保險業務。

兩天后,也就是12月5日,消息傳出:保監會對寶能系前海人壽采取停止開展萬能險新業務的監管措施,責令整改,并叫停恒大人壽等6家公司的互聯網渠道保險業務。

這么多關聯消息扎堆出現只有一種解釋,當時針對“險資舉牌”等問題,已經有了明確結論。因此,劉士余并非突發奇想,也不是性情流露,而是為了表態,而這種表態必須公開進行、態度鮮明。這就是他“情商高”的表現。

向來改革者要立于不敗之地,必須絕情斷欲,不給人攻擊的任何機會。“情商高”的人往往有個優點,就是總能面面俱到,不得罪人,但如果干的是一件必須得罪人的活,情商高反倒可能成為缺點,或者麻煩。

2017年2月26日,劉士余履新一年,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他表示,資本市場的誘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就一念之差”。

一語成讖,這句話不幸成了劉士余的人生注腳。

劉士余主動投案:打妖精的怎么變成了妖精?

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